白昼之眼

我终究走过了一个十年。
光阴易逝,我心不改。

不该存在就活该去死吗??

现在终于是越来越讨厌家人

为什么不通知我?
之前就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
无论家里人出了什么事,就算是死,也不会告诉我。

不认祖籍,不被当做家人一样信任。
一直一个人的我们。

不需要慌也不需要害怕
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
只是坐在这里,只是能唱歌就已经是一个奇迹
奇迹宛如上天的恩赐
谁能想到,时隔五年我竟能再度高歌

我想申明一下,“亲子分”一称可以是组合名,至少有六年组合名历史的组合名,作为亲分子分的简称。
再次声明这真的是组合名。就算现在很多人误用为单纯的cp名它也依然是一个可以代表西罗马和罗马西的组合名。
它是个组合名。

令人惊慌的噩梦。
没有rh,没有阿祈。
一切都只是我一个人。
只有一个人的独角戏。

被限流了好久之后,我终于注意到数据,然后发现其实自己也被限流了_(:·」∠)_

1 / 12

© 白昼之眼 | Powered by LOFTER